放債人牌照號碼(0467/2016)

在香港做P2P平台:一个成熟市场的得与失

發佈人:GoLend    發佈時間:2015-12-22 11:23:06


一财网 秦伟


在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做P2P平台是怎样一种体验?



步步联贷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张郑芬的切身体验是,有成熟金融体系安全、透明的优势,也有第三方支付平台发展迟缓带来的尴尬。


与内地互联网金融飞速发展,去年底P2P平台已经超过2000家相比,香港现在只有三家P2P平台——WeLend、步步联贷和Bestlend,监管机构对于这一新生事物态度谨慎,而实际操作中也还没有针对P2P平台的法律规定。


“在香港发展的挑战比内地大很多,这里本身电子商务的发展就落后于内地,对投资者而言(P2P)也是很陌生的东西,我们这种平台创业者还需要做出很多努力。”张郑芬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但另一方面,这里成熟、完善的法制环境和征信体系,又为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提供极佳的条件。


上个月,香港创新及科技局宣告成立,旨在推动香港的科技创新发展,对于张郑芬这样在香港的互联网创业者来说,政府的表态或许会令整个行业的发展更顺畅。


成熟市场的机会

在香港,房地产贷款已经是一个成熟市场,除了银行放贷,大量财务公司承接再次按揭的业务。房地产市场的火爆,也带动财务公司的数量从2009年的约300间增加到约1200间。和过去这几年蓬勃发展起来的财务公司一样,步步联贷看中的也是围绕房子的抵押贷款市场,但角度更特别。


“香港虽然给人金融发达、贷款便利的印象,但其实银行对借款也有很多限制,尤其是对于抵押贷款,房屋抵押贷款银行平均能借的只有50%。”张郑芬介绍称,对于抵押房屋贷款,即便房产本身价值已经上升,但银行仍按最初购入价来估值,提供的贷款金额有限。


如果银行贷款无法满足需求,业主就只能通过财务公司贷款,但财务公司由于一般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资金来源有限,导致其提供的贷款利息极高。香港立法会今年的文件中提及,一般财务公司的按揭利息可以高达30-40%,张郑芬提供的数据则是,上市财务公司的按揭年化利息也要高达20-30%。


“美国的银行做这样的贷款利息只有5%,香港二按(再次按揭)的利息怎样都超过15%,类似的风险,在香港利息之所以这么高主要因为政策限制,金管局一方面要控制风险,另一方面也借此抑制房价过快增长。”张郑芬表示。


这一环境也给P2P平台带来细分市场,步步联贷是香港第二个P2P平台,也是首个有抵押的P2P平台。张郑芬说,希望以对接和匹配的模式,一方面满足一般投资者的投资需求,另一方面也降低借款人的成本。


第三方支付缺失的尴尬

与内地P2P平台的简单对接模式不同,香港的P2P平台在没有相关牌照的情况下,从投资者手中吸纳“存款”这个简单步骤就无法完成,而投资者没有放债人牌照,也不能合法向借款人放出贷款。


“我们本身不能吸纳存款,实际上是我们以放债人的身份先借出钱,产生债权后投资者才能投资。”张郑芬解释,步步联贷所做的是把债权的所有权、收益转让给投资者,再让投资者授权平台提供信托服务,处理投资中的问题,再将收益交到投资者手上。


尽管模式更复杂,风险则更低。张郑芬介绍指,香港完善的法律体系,对违约等行为的保障成熟,所有抵押贷款均经律师处理,消费者也有个人详细的征信纪录,借款人的资金流向同样能够轻松查到。贷款违约一旦发生,法律程序下3-6个月就可以收回本金。


从今年初正式开始线上撮合至今,步步联贷平台的交易规模已接近上亿港元,港元投资8%的年化回报率吸引了包括机构和个人在内的不同投资者,每笔投资规模在100万港元上下。


但在平台不断发展的同时,香港市场第三方支付平台缺席,也让步步联贷这样的P2P平台不得不在支付上回归“原始方式”。近两年,尽管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经打入香港市场,但仍需与商户合作最终以人民币结算,港元结算通道尚未打通。


“这对用户体验的影响比较大,而这种基础设施的完善远不是一个创业公司可以去做的。”张郑芬说,在缺乏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支持下,按月支付投资者的利息,现在只能以人工在ATM机存支票的方式操作,否则每月支付投资者数百港元的利息还要因银行转账额外增加数十港元的转账成本。


2013年,金管局提议为储值支付工具设立发牌制度,不过直到上个月,香港立法会才终于通过《支付系统及储值支付工具条例》这一新法例,确定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公司也需要向金管局申领牌照。新法例的生效,意味着第三方支付平台与互联网金融的结合正将到来。


原文链接:http://www.yicai.com/news/2015/12/4721280.html


媒體報道 :